鬼月短篇 母親的遺物

本章節 2019 字
更新于: 2018-08-12
  家鄉的警察局打來通知我母親過世了,死因是因天氣寒冷所誘發的心肌梗塞。

  向公司告假後,我回了老家處理母親的後事,由於我們家的親戚少,所以後事也辦理得很簡潔順利。

  「終於只剩我一人了啊......」

  由於父親早逝的緣故,我從小就是由母親拉拔長大,成年後我在城市裡找到一份薪水不錯的工作,公司的發展也非常順利,很快我就賺到了第一桶金並在城市裡買了棟小公寓。

  但我並沒有將母親給遺忘,可無論我怎麼勸說,母親就是不肯跟我一起在城市生活,她總說老家那是她的家鄉,有她所習慣的人事物。

  既然母親都這麼說了,我也只能尊重她的意見。

  可母親卻是走了,走的這麼突然,唯一留給我的就只有這棟老舊平房。

  看著這棟老舊平房,我心裡盤算著該怎麼處理才好。

  「沒理由再回到這裡來了,還是賣掉吧......」

  既然都準備賣掉了,我便開始清理房子裡的傢具及雜物,能留下來的東西並不多,畢竟母親是個很節儉的婦人,東西沒有徹底壞掉她是絕不會買過換新。

  整理物品時我發現了一個密封保存的透明展示箱,裡面展示的是一個身穿粉色禮服的人形娃娃,展示箱的頂部上寫著某高中某班級接著是母親的名字。

  「母親高中時的作品?」

  由於展示箱封死的緣故,娃娃的狀態保存著非常良好。

  「原來當時的女高中生會做這種東西啊,不過這要怎麼處理呢......」

  丟掉嗎?感覺又有些可惜,而且這還是母親的遺物,果然還是留著吧,畢竟母親都留著它這麼久了。

  於是我就將娃娃放置在桌上,等到我將雜物垃圾清理掉後再把它帶回我的公寓。

  房間裡的雜物比我想像中的還多,就算我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整理,也才將東西給打包好一半。

  「反正明天後天是假日,就先住在這一晚吧。」

  這麼想的我就先出門去麵食攤解決晚餐了。

  「嗯?」

  回到家後我發現展示箱裡娃娃擺放的姿勢似乎跟我離去時有些不同?

  「頭歪了嗎?」

  我記得娃娃原本應該是擺正的才對,現在卻是將頭給歪向了一邊,那方向正好是母親的房間。

  「整理的時候撞倒了吧。」

  我是這麼說服自己,而且我整理時的動作也確實滿大的。

  忙得這麼久我也有些累了,於是就坐在椅子上無聊的滑著手機,想到了手機上的照相功能,就無聊的把娃娃給照了下來。

  「睡了吧。」

  打了個哈欠後,我便往母親的房間走去,由於我很早就離開老家的緣故,我原本住的房間早就成了儲物房,於是能睡的地方就剩母親的房間了。

  躺在母親曾睡過的床上,我很快就由於勞累的關係睡了過去。

  叩、叩、叩。

  敲擊在門上的聲音突然將我給驚醒。

  「什麼聲音?」

  我習慣性地拿出手機看了下,時間才剛過晚上十二點。

  叩、叩、叩。

  敲擊聲依舊沒有停止。

  「誰?外面有人嗎?」

  叩、叩、叩。

  整個空間裡只有這規律的敲擊聲響個不停。

  這時我想到會不會是母親回來了?雖然我是不太相信鬼神說的人,但真遇到奇怪事情時,就會讓人情不自禁往那個方向想去。

  「媽,是妳嗎?」

  敲擊聲停止了,難道真是母親?

  「媽?」

  吱呀~

  房間的門突然自己開了,嚇得我從床上站了起來。

  「媽?」

  門外並沒有什麼東西,我戰戰兢兢的走出房門,客廳裡依舊沒有任何東西。

  「靠,是窗戶沒關啊!」

  我環視了客廳一圈才發現白天為了通風才打開的窗戶被我忘了關上。

  「大概是風吹了進來才發出那種聲音吧。」

  我一邊說服自己一邊走上前將窗戶給關了起來。

  「回去睡吧。」

  扭了扭脖頸,我準備回到房裡繼續補眠。

  「咦......娃娃呢?」

  我發現展示箱裡的娃娃消失了,但是展示箱依舊是密封的良好的狀態,娃娃呢?

  嘣!

  一道非常用力的關門聲將我嚇了一跳,那是母親房間的房門。

  叩、叩、叩。

  那規律的敲門聲又再次響起,而這一次是從母親的房門內往外敲,母親的房裡並沒有對外的窗戶,所以這已經不用風來解釋了。

  我二話不說抓起桌上的車鑰匙衝了出去,當天晚上我在車上睡了一夜。

  白天我鼓起了勇氣再次回到那棟房子裡,展示箱裡的娃娃又出現了。

  「昨晚難道是我的幻覺?」

  無論如何我是沒打算再繼續待在這了,我駕著車回到了城市,而老家的房子我則是花錢請清潔公司的人員幫我處理。

  清潔公司的處理速度很快,晚上就給我打來了電話。

  「先生,你的房子已經整理乾淨了。」

  「哦,真快,真是謝謝你們了。」

  「沒什麼啦。」

  「對了......我想請問一下,我老家客廳桌上的展示箱你們是怎麼處理呢?」

  「哦,你是說那個空的透明展示箱嗎?我們是直接丟掉了。」

  等等,他說什麼?

  「空的,我指的是裡面裝有一個人偶娃娃的透明展示箱。」

  「娃娃?我們只有看到一個透明展示箱耶,你告訴我LINE,我們清潔時都有拍圖下來,我發圖給你看看是不是我說的展示箱。」

  清潔公司的員工掛掉電話後,很快就傳了一張圖片過來,確實是那個展示箱,但裡面卻是空無一物,娃娃呢?

  叩、叩、叩。

  一道規律的敲擊聲從我公寓的大門外傳了進來。